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注册 忘记密码?

85亿保障房被无端闲置的秘密

2015/11/30 8:51:00

关于保障房,相信很多人对此抱有很大的期望,对此持赞同意见的人无外乎分成两类:一是期望自己在有生之年,能够享受到保障房的待遇。虽然不管通过什么方式,走什么样的关系,反正自己能够享受到就是一件好事。二是有人认为,保障房盖的多了,商品房自认无人问津,这样万恶的房价就能够应声而降,这应该是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最好表现。房价这么高,开发商这么可恨,早就应该通过保障房,把丫挺们打入18层地狱。

85亿保障房被无端闲置的秘密

虽然你们认为保障房如此可爱,我也确实认同她是一位美丽的姑娘,披着保障的外衣,打着解决中低收入阶层住房问题的旗号,这两点就像美女的身段和脸蛋,看起来都无可挑剔。但有的话不说出来会让人憋气,当然听得人会更加的生气。这句话就是保障房生在中国,美女也会变成怪胎。之所以说是怪胎,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保障房究竟有没有起到应有的保障作用;二是如果有保障作用,保障房到底保障了谁?

先说保障住房有没有起到保障作用,我们不妨来看一则近几日发生在贵阳的新闻:国家审计署今年9月发布的审计报告显示:在全国保障房审计过程中,发现有的省份存在大量保障房闲置问题。其中,贵阳市有30855套已建成的保障房处于闲置状态。贵阳这些保障房项目投资达85亿,但因为水电、排污、市政道路等配套建设跟不上,未及时投入使用,老百姓有房迟迟住不进去。

投资85亿!贵阳3万套保障房竟闲置。各位看官不知道你们看了这则新闻作何感想,花了近百亿盖的保障住房,竟然被活生生的闲置。虽然当地政府第一时间出来道歉,但道歉有个鸟用。在国企里有一个罪名叫国有资产流失罪,那么几万套保障房闲置,这算不算渎职罪?在权力缺乏有效监督的国度里,这都不算什么事,所以当问题出来之后,高高在上的衙门里出来一个道歉的声音,草民真的应该跪下来山呼万岁,谢主隆恩了。

再来看保障房究竟保障了谁?我们不妨看看前几年发生的旧闻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在两年的全国人大会上,清华的一位校长再谈到在京的青年教师住房困难问题时,该校长不像其他发言的同志脸上布满痛苦,而是恬不知耻的告诉在座的同仁:清华的教师不存在住房问题,因为清华拥有5000套保障住房,这就意味着,未来10年,只要在清华参加工作的青年教授,都可以分配到一套保障住房。

这个故事对于无脑者、或者缺乏独立思考的人来说,应该是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。刚参加工作就能分配到房子,清华的教师该多么幸福啊。但是如果站在整个北京市的角度,这个故事就不那么可爱了。保障房究竟应该保障谁?说好的不是中低收入阶层吗?那么问题来了,清华的教授究竟算不算中低收入阶层?这是其一。其二即使教师算中低收入阶层,那么清华有必要一下占用5000套,凭什么把未来10年的保障房住房需求都一下子满足了?

问题一其实涉及的是保障住房的分配体制,既然是保障房,和市场竞争价高者得完全不同,就应该有一套公正、公平,能够拿到阳光下接受大众监督、质疑的分配办法。但实际上自从保障房出生以来,就从来没有一套能够说服大众的分配举措拿出来,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暗箱操作。既然存在暗箱,特权就一定在其中为所欲为,这一点在清华大学一下子占用5000套保障住房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

你清华可以占用,北京比清华牛逼的单位多若牛毛,有限的保障房资源就这样被无限的权力瓜分了。而那些正在等待保障住房摇号、或者摇上号的,只能在风中苦苦等待。一边是老百姓有保障资格但无房可住,一边是未来10年房子都分配到位;一边是商品房价格高不可攀,另外一边近百亿保障住房无端闲置。情节虽然荒诞离奇,但却真实的发生在你我身边。我不知道诸位真正思考过没有?为何保障房起不到应有的保障作用?

其实理由很简单,这个地球上,权力者分为两类人:一类权力者是为富人说话,为穷人办事;第二类人是为穷人说话,替富人办事。在第一类社会里,社会公平向上,人人都试图过上好日子,而权力者也在积极帮助穷人成为富人,最后社会竭尽全力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。而第二种社会虽然看起来很美,但实际上权力者满嘴的仁义道德,编制各种谎言取悦老百姓,但背地里干的却偷偷和富人勾结,干的男盗女娼的活。在此背景下,你在思考百亿保障房闲置、保障房被特权占有的问题,非但不会觉得不正常,相反会觉得十二分合理。

网友评论


 评论加载中...